<能撈不撈,能混不混,才是大德!>

今天看報紙(好久沒看了),才知道今天的熱門語是:「能撈就撈,能混就混。」

這八字真言,好久沒聽到了,卻讓我想起年輕時剛進入社會時所觀察到的一些現象。

因為大學時所讀的是政治,所以第一份正職就是國會助理,也恰好躬逢其盛地可以近身觀察當時正如火如荼邁入民主化的國會盛況。

當時是台灣國會首次全面改選的風雲時刻(之前都只是第一屆立法委員的增額選舉),因此立法院進來了一堆頭角崢嶸的政治人物。我有幸看見了許多日後擔任總統、行政院長、五院院長與部會首長的人物,但當時他們都只是小小反對黨的立法委員,卻各憑理想與本事,逐一敲開了日後黃袍加身的飛黃騰達之路。

因為近身觀察(從檯面上到檯面下),所以可以更了解所謂政治運作的一些微妙之處,其中包括了謀略、談判、協商、表演、口號、文宣等等。當時,反對黨成功扮演監督政府的功能,不斷地靠揭弊而贏得更多的人氣與選票,終於慢慢走上執政之路。

但我同時也觀察到,不少政治揭弊秀其實也不過是瞎掰、鬼扯與敢講,只要找幾個文青幕僚來把大字報寫一寫,再借個會議室,發個新聞通告,最後政治人物再根據年輕幕僚寫好的劇本,大加演繹一番,便可以博得媒體版面,加大了自己的聲望(反正立委有言論免責權)。

至於被揭弊所揭到的人呢?其實多數是兢兢業業的公務員;或者是奉公守法、按上頭命令行事的體制內軍警人員(至於所奉之「公」是否真為公,就見仁見智了)。

這種現象看多了,便不由得讓我省思起:所謂揭正義之大纛者,內心真的無私而正義嗎?而所謂不公不義者,又真的不公不義或貪婪顢頇嗎?

我當時發現,不管是揭弊的立法委員,又或者是被攻擊的體制內事務官或政務官,兩邊其實都是中華民國承繼日本殖民政府之高質素國民義務教育下的菁英份子,只是一種人選擇上街頭反抗不當政權,以生命來為家國犧牲;另一種人則選擇以考試加入行政體系,用一輩子的時間來為國家奉獻。

兩種人,有何不同嗎?孰勝孰劣呢?

我當時沒有辦法解答這一個問題,所以就選擇離開,改行當新聞記者了。

後來因緣際會擔任財經記者,訪問了無數中央銀行、財政部、經濟部、經建會(現在的國發會)與主計處等官員,才更清楚在所謂白色恐怖或威權時代的背後,其實有更多優秀的行政官員在為國家打拼,撐起了台灣經濟起飛的契機。

之後,又接觸無數銀行、保險、證券、投信、投顧與金控等民間金融機構內的專業從業人員,又看到他們非常努力地讓台灣走向金融專業與自由化的年代。

但我最終會選擇離開這些圈圈,是因為又看到一個複雜社會現象背後的本質---如果這個社會的遊戲規則有問題,根據不當遊戲威則去認真做事的人,真的能為社會帶來正面價值嗎?

以及,如果這個社會的風氣有問題,再好的遊戲規則又能不變出邪惡的成果嗎?

就好像保險公司的主事者若只想賺錢,所推出的保險商品若有問題,則無數根據專業保險觀念去工作的保險從業人員,真的能幫客戶帶來最好的風險規劃嗎?

所以,決定一個社會是向上走?或向下走的關鍵是什麼呢?

我最後認為是「心」,是整個社會的集體良心。所謂遊戲規則,不過是反映社會的集體良心。又或者說規則是死的,決定整個遊戲結果是導向正面或負面的關鍵,是人們的良心。而良心隱而不顯,最終必須通過時間才能彰顯其價值。

因此等時間久後,我看到有頭角崢嶸的政治人物,最終身陷囹圄,原因可能是口德不好。也看到畢生為國家奉獻的公務人員,最終身敗名裂、老年病痛纏身,原因可能是決策背後有小小私心。

更看見提早黯然離開公務圈者,卻在民間市場飛黃騰達,事業一路暢旺。更有政治落選者,返璞歸真後過著含飴弄孫、歲月靜好的好日子。

所以,最終決定個人命運的主宰是什麼呢?其實是每日所思、所行的德。一堆小我的德,最終會成為社會的大德,而這個大德才是主宰國運、社會風氣走向的核心關鍵。

至於短期站上檯面而能撈就撈者,最終未必能撈到什麼好處。目前尸位素餐、能混就混者,看似撈到了目前的薪水,其實賠上的是自己的私德,將來只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對兢兢業業一輩子的軍公教人員來說,年金改革好像是剝奪了他們晚年的幸福,其實這樣想,真是大錯特錯。因為攸關上千萬勞工的勞工退休基金同樣有問題,一樣被迫要面對高齡化社會的退休給付延長,以及少子化的保費收入銳減問題。

改革是面對問題,不是只有軍公教人員必須面對,而是整體社會都必須面對。排第一個跟排第二個,其實只是時間早晚問題。就好像健保保費不斷在調整,目的是在調整制度設計的缺失,以適應不斷變遷的社會環境。

過去的年金制度,也是競競業業的財經文官所設計出來的。如今,今日兢兢業業的政務官,把昨日競競業業的政務官的制度給改掉,孰是孰非呢?

答案還是各憑良心!

環境在變,利率條件也在變,所得替代率一樣也必須跟上時代腳步。正常來說,退休所得替代率在七成為合理,但多數勞退的所得替代率根本不及此數,更多人落在四成以下。軍公教人員或許必須面對退休後節衣縮食的生活,但若能想想更多勞保的中高齡失業者,還沒退休就無所得了,日後可領勞退時,所得替代率才僅二、三成,又該如何說呢?

工作能有保障,是一種幸福。能在幸福中,能撈而不撈,能混而不混,才是有德之人。

這個社會有德的人越多,大德才會彰顯,美好的社會才會出現。至於有名有望者,公開要求廣大公僕去尸位素餐、拖垮政府,我真不知該以何言語來評論之!

有德之人未必有名,有名之人未必有德。我們每天在做的事情,決定了我們的生命價值,為何要為了犧牲日後退休金之小我而捨棄當前生命的美好價值呢?

我的結論是:不管您是何黨何派、是公務員或非公務員,都該冷靜思考工作的價值與意義。認為年金減少是不公不義者,可以上街頭抗議,爭取自身權益,但絕對不要把工作當玩笑,把自己的私德當籌碼,這就真的很「德不償失了!

王志鈞 台灣財經作家
2017/2/18

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志鈞  A+人生 的頭像
王志鈞 A+人生

地球人抱抱--外星來的財富祕密

王志鈞 A+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