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火球仔縣長奮力追趕小馬哥

蘇貞昌也是新總統潛力股
作者:王志鈞                      來源:商業周刊718期(2001/8)

新聞側記:2001年夏天,我跟著蘇縣長的腳步,迢迢跑到九份金瓜石,親眼見證他如何耕耘基層。同時我多次進入台北縣政府,側訪了他的幕僚群,然後寫出了這個報導。
報導斷言蘇貞昌將是新總統潛力股,而五年後重新看這篇報導,果如臆測。回思當年辛苦往返北市、北縣之間,所有的心血忽然感覺還是頗有成就感的享受。


八月十七日上午,瑞芳鎮九份往金瓜石的山路上,大型箱型車在公務車的開道下,飛快地往五坑廢礦口疾駛。車子裡,台北縣長蘇貞昌低頭看錶,時間恰是十點整。他心裡有一點急。幾分鐘後,車子嘎然停止,他拉開車門,頂著電火球般的光頭,咧開兩排潔白牙齒,飛快地往人群走去。

總是準時出席公開活動的蘇貞昌,這天也沒讓遠在東北角海岸的瑞芳人失望。在斥資新台幣六千四百萬元預算興建的金銅博物館動土典禮上,蘇貞昌以流利的台語命令承包商說:「縣長若準時,工程不得延遲。」接著他話鋒一轉,換上選舉語言說:「希望明年二月博物館準時完工剪綵時,我還能是縣長。」台下瑞芳鄉親則回報以熱烈的掌聲。

勤跑基層、四處奔走

北縣內民意居高不下

為了打贏年底縣長選戰,蘇貞昌最近風塵僕僕地密集奔走在縣內各鄉鎮市的動土與剪綵典禮上。面對虎視眈眈的泛藍軍整合,這位民進黨台灣第一大縣的百里侯說:「我連任的選舉戰略是用政績來寫政見。」

治理北縣三年多,蘇貞昌在全國性新聞的曝光度不高,但是縣內的民意支持度卻居高不下,他憑的是什麼呢?出身美麗島辯護律師團,政治輩分與總統陳水扁、民進黨主席謝長廷相當,黨內已有人指蘇貞昌將是阿扁的接班人,是綠色潛力股。這位電火球仔縣長,又是如何發散出這股政治光芒來呢?

四年前,蘇貞昌以五十七萬票,四○%的得票率,打敗分裂的國民黨候選人謝深山、林志嘉,成功入主台北縣。這是蘇貞昌第二度攻下百里侯。早在七十八年底,蘇貞昌便在自己的故鄉屏東縣,贏過一次縣長選舉,在創黨甫四年的民進黨內嶄露頭角。

但是八年後二進宮,又是人口三百五十多萬的台灣第一大縣縣長,蘇貞昌的政治姿態反而沒有當年那麼高。他勤跑基層,低調卻熱情地與民眾握手,使得泛藍軍的縣長參選人譏笑他「只會跑紅白帖,對縣政沒有建樹和政績。」

蘇貞昌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呢?一位熟知蘇貞昌個性的人說:「他一直有伍澤元(前屏東縣長)情結,縣長連任之役是他的心結。」為了解開這個結,蘇貞昌從上任台北縣長第一天就開始在作準備,「年底這場選仗他是非贏不可。」

八十二年底,國民黨傾全黨之力,在前主席李登輝的欽點下,指派伍澤元出馬光復屏東縣。結果蘇貞昌大意失荊州,高票落選。當年,蘇貞昌年輕氣盛,曾連任兩次省議員,又早早摘下地方行政首長的資歷與霸氣,讓他在政壇上樹敵甚多。

失去了政治舞台,無枝可棲的蘇貞昌,轉到台北的民進黨中央黨部擔任秘書長工作。不過對一個已全面轉向公職掛帥的民進黨來說,秘書長畢竟只是為人作嫁。丟失了老巢的蘇貞昌,最後決定以台北縣作為東山再起的地盤。

八十二年大意失屏東後

轉戰北縣,盧修一「跪挺」

蘇貞昌投入八十四年底立委的選舉,在以板橋、樹林等地為主的北縣第一選區中,蘇貞昌以外來人的姿態參選。當時許多人都不看好這位曾到台北賣過蓮霧的「黑珍珠」縣長。結果蘇貞昌大爆冷門,不但當選立委,還在派系林立複雜的北縣,落地生根,繼續往縣長之路挺進。

政治像場賭局,有時也要靠幾分運氣。布局北縣縣長已久的新潮流系前立委盧修一,因癌症無法參選下,蘇貞昌挾著黨內聲望代表綠軍參選。選前最後一夜,接受化療的盧修一打破門戶之見,親向選民跪票,一舉將福利國系的蘇貞昌送入縣府。

為了感激新潮流系的鼎力支持,後來北縣副縣長便由新潮流系的前省議員林錫耀擔任,北縣過去三年等於是蘇貞昌與新潮流系共治的政治局面。這種狀況和正義連線的陳水扁在新潮流力挺下,順利當選總統,出現陳與新潮流系共治的局面類似,也是民進黨內派系合縱連橫的結果。

與阿扁總統同為台大法律系畢業,也同樣出身民代的蘇貞昌,咄咄逼人的辭鋒與霸氣一度也相當類似。不過在政壇大起大落後,選上台北縣長後的蘇貞昌私下曾感嘆:「在我飛黃騰達時給我魚翅吃,還不如在我落魄時,給我一碗魯肉飯。」他的政治作風也明顯出現轉變。

重登政治舞台,轉變作風

短線操作,力求政通人和

蘇貞昌上任縣長後,力求政通人和,他與台北縣議會的關係,更達如膠似漆的地步。國民黨籍縣議員吳滄富就說:「我雖然與蘇縣長不同黨,但我一定支持他連任。」過去前縣長尤清時代,府會扞格,議會丟預算書、杯子的場面,不但不復見,縣府預算也都順利通過,成了府會一家親的局面。

事實上,縣政難為之處在於縣府轄下的地方鄉鎮市長全為民選首長,特別是北縣有二十九個鄉鎮市,生態更是詭譎複雜。過去縣府所在地的前板橋市長吳清池,多次與尤清槓上,雙方劍拔弩張。但是蘇貞昌上任後,不少鄉鎮市長爭相邀蘇貞昌前來動土、剪綵,政治氣氛大變。

蘇貞昌打破黨派藩籬的秘訣在哪裡?縣府新聞室主任廖志堅說,蘇貞昌對縣議員總是客客氣氣的,議員反映地方需求,不但派局處首長陪同議員到地方說明,還要求一定要提出解決方案,或者清楚說明是中央管轄或地方權責,絕不能一問三不知。

過去尤清時代,政大地政幫壟斷縣府資源的局面,也在蘇貞昌大量由內升遷,或拔擢公務體系人才而遭到打破。比如地政局長孫寶鉅,原來只是板橋地政事務所主任;建設局長蔡麗娟,原是經濟部研發會科長。這些公務員能夠三級跳,擔任縣府一級主管,做事自然積極。

一位曾任蘇貞昌國會助理的人說:「他是一個事必躬親型的人,甚至連印章怎麼蓋,印泥怎麼放都會管。」這種風格也延續到縣府。每天早上七點,蘇貞昌就準時出門,進入縣府。開會時,他會緊盯著每項建設計畫的細節,要求執行進度。在緊迫盯人的要求下,縣府執行率也大幅提高。

準備用政績來寫連任政見的蘇貞昌,從一上任時,便要求縣府的建設要在四年內看得到。蘇貞昌認為,與其建一條跑到遠方的高速公路,不如把門前的水溝清好。在這種短線操作下,新板橋火車站前的追風廣場、淡水河沿線高灘地上的河濱公園,都在短短的時日內成為縣民的遊憩場所。

蘇貞昌同時很清楚地區隔了縣府執行團隊與幕僚團隊,後者幾乎是他選戰與立委時期的班底,以文宣活動來促銷建設成果。比如台北縣立體育館才剛重新整修完成,以秘書室、新聞室為主的幕僚團隊,便在八月十八日邀請偶像樂團五月天進行入伍演唱會,讓現場擠入三萬名青少年,也讓蘇貞昌的政治行情往上燒。

也許因為曾幹過縣長,蘇貞昌對基層民眾的感受較其他還在學習執政的民進黨人士,有更為細膩的體認。他上任縣長不久,就堅持要租用鄰近的農會大樓,成立第二辦公室。在地政局、交通局等單位遷過去後,老舊的縣府大樓也氣象一新,不再像菜市場一樣擁擠。這種改變也讓來縣府洽公的民眾,感覺舒服,無形中提升了施政滿意度。

從一個小律師,到參加美麗島辯護律師團,在陳水扁、謝長廷還在台北市議會打天下時,蘇貞昌已經是二連霸的省議員。他犀利的問政,常讓時任省主席的李登輝相當難堪,兩人因此結下樑子,讓李從南、到北,均欽點愛將追剿這位屏東的黑珍珠,北縣的電火球仔。

曾在縣長連任路上敗過一次,今年五十四歲的蘇貞昌正傾全力要打破連任迷思。但蘇貞昌就不想更上層樓嗎?四年前,陳水扁打出「昌扁合作」,從台北市跨越淡水河,為蘇貞昌站台。去年,蘇貞昌全力輔選陳水扁,也讓選後阿扁的謝票之旅,第一站就開到北縣來。兩人的關係顯得既親密又微妙。

與陳水扁關係親密又微妙

馬英九是總統路上勁敵

民進黨執政後,黨內一度有人力拱蘇貞昌競選黨主席,但蘇放棄了這個提前逐鹿中原的機會。其後,蘇在統籌分配稅款上,高分貝地與台北市長馬英九捉對廝殺。今年,小馬哥高票當選國民黨中常委後,蘇更斷言馬英九是黨內無人能出其右的接班人。蘇視馬為將來總統大選路上, X鼓相當的對手,他的政治企圖心也流露在其中。

蘇貞昌最近在公開場合常說:「我是個耐得住政治寂寞的人。」年底縣長保衛戰一旦衝過關,站穩台灣頭的蘇貞昌,顯然除台灣尾的高雄市長謝長廷外,黨內已是無人能與爭鋒。不管阿扁能否連任下任總統,未來六年,行政院長或黨主席,蘇貞昌肯定不會缺席。

為了打贏年底選戰,蘇貞昌連瑞芳這樣的窮鄉僻壤都不放棄爭取選票,一旦放大格局,草根而又務實的蘇貞昌,又何嘗不是另一個可能全國走透透的總統潛力股呢?


    全站熱搜

    王志鈞 A+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