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眾議員瘋了嗎?---解讀全球金融風暴4>

像在美國賭城拉Bar一樣,美國眾議院四百多位眾議員,以228對205票否決了布希政府提出的7000億美元金融紓困方案後,美國道瓊工業指數秀出了-777點的神奇數字,外加-7%的附加禮物,讓下注這場全球金融危機即將解除的全球投資人,全部傻了眼!

777,本來應該是個幸運數字,只可惜,前面加了個負號,就使得整場賭注從"大贏",變成"大輸"。

投資本來就不應該是賭博,但偏偏,全球金融賭場的投機風潮已經沸騰太久了,坐莊的華爾街金童,似乎還沒得到徹底的教訓。給他們最後一鞭的,則是228位來自共和黨與民主黨的眾議員,這些頭髮班白、國際視野不廣的地區型各州議員代表,也許不知道他們對全世界的金融市場帶來什麼樣的重創,但他們很清楚知道---為何要拿基層納稅人的錢來挽救瀕臨破產的有錢人呢?

如果,一堆頭髮班白的美國眾議員被認為是老糊塗,不知道他們所投下的反對票,可能會造成一場世紀金融末日,但是,他們所據以反對支持布希政府之空白支票的理由,卻完完全全站得住腳---為什麼窮人要幫助有錢人?為什麼在自由市場闖下大禍的人,沒有得到應得的破產懲罰,反而還有無限量的資金挹注呢(更何況是納稅人的錢)?

當遠在太平洋另一邊的亞洲人,目瞪口呆的看著美國國會否決了7000億美元的紓困方案,同時搞不清楚整個世界的運作邏輯時,那麼很可能,金融巨鱷喬治˙索羅斯的"反射理論",可以給這些難以置信的投資人一些提醒:"投資人是不是過度執拗的從自己腦袋的想法出發,將自己的主觀想法投射到這個世界呢?"

布希政府拿7000億美元來割除鼻咽癌細胞,就能讓投資市場的菸草派對,繼續吞雲吐霧的舉行嗎?投資人是否過度簡單化了整個金融問題呢?

過去五、六年來,全球金融市場的多頭氣氛,首先麻痺了華爾街金童,緊接著催化了銀行家的腦袋,然後樂觀氣氛又感染了全球各地的投資人,讓大家陷入一場菸草派對,多頭與投機的古柯鹼、大麻,讓全球投資人都捲入這場投機狂潮中。

而到最後,當這場世紀泡沫從物價走揚、利息升高、高房地產價格崩落,引發一連串金融連鎖反應後,大家才驚覺,十年一覺華爾街夢,最終還是有夢醒時分。而且,這場夢醒得非常難看,竟然是在-777的道瓊指數暴落中,重重敲沉了多頭鐵達尼號不沉的神話,也就是美國雄踞世界金融頂端的時代,似乎宣告終結了。

未來金融風暴會怎麼走呢?這似乎是全球投資人都想尋找的答案。而我個人認為,解鈴還需繫鈴人,從美國國會祭出的反對票,似乎可以嗅出端倪。

當全世界的人都在怒斥美國國會的顢頇與不負責任時,我們可以反過來想,到底這些議員的腦袋在想什麼?

首先,228張反對票來自四面八方,而非集中民主黨之手,更非反對黨的派系之爭,顯示這場投票並非政黨意氣之爭(這讓投資人可以感到稍稍安心,至少美國沒有台灣習於上演的政黨反對秀一樣荒謬)。

其次,反對的理由主要基於資本主義的根本邏輯---誰有本事,誰就能在自私自利的自由市場裡賺到錢;反之,沒本事的人,自行捲鋪蓋走路(還好美國眾議員堅持這一點,否則,銀行全都收歸國有,馬克斯地下有知,該高興得跳起來鼓掌了)。

第三,為什麼要賦予即將下台的布希政府再一張的金融空白支票呢?911之後,美國參眾兩院已經給了小布希一張反恐的軍事空白授權,搞得全球秩序大亂,從油價高漲、美國赤字擴大到軍事擴張,結果,賓拉登沒抓到,美國本地的金融機構卻倒光光了(給末代總統空白授權的危險程度,顯然已被多數投資分析師所低估,誰知道下任總統與財長接手這張空白支票後,會搞出什麼名堂呢?)。

以上三點,似乎可以觀察出,美國的民主制衡、自由資本主義的精神都還在,所以,看起來美國眾議員雖然國際視野不廣,但是,卻非常有美國精神,那就是---誰闖禍,誰負責,誰也別怨誰!

倒楣的,可能是全球的投資人,都要牽動到這一場金融動盪中,繼續糾葛下去。但問題是,全球投資人該深沉省思的是:我們是期待美國國會盲目挽救一個瀕臨破產的華爾街賭場?還是捍衛資本主義、自由市場與民主制度這個體制的根本價值呢?

如果,資本主義、自由市場與民主制度是一套普世的價值(至少是西方認同的現代化價值,本人就不一定完全贊同),那麼,要讓市場重新恢復秩序的辦法,應該還是回到基本點,在正確的遊戲規則下來玩遊戲,總比莊家擅改遊戲規則要好,因為那不是只圖利特定少數既得利益者嗎?

未來市場會如何終止噩夢呢?我想,最壞狀況就是如此,當一切金融爛帳都浮上檯面後,7000億美元的估算值也被市場與國會反覆討論,並暴露出甚至高達上兆美元的壞帳後,透明化,反而是保障美國資本主義與自由市場經濟的最佳保障(絕對不是人為干預!)

當巴菲特出手投資高盛證券、摩根大通買下倒掉的美國互惠銀行、美國各大銀行集團虎視眈眈購併宣告破產的昔日對手後,一場慘烈的洗牌,只是塑造下一輪的市場勝出者---如果投資人只是悲觀的將焦點放到輸光籌碼的賭徒,可能就看不到這黑暗中的市場贏家正冒著微弱的曙光前行。

但是從全球金融流動性危機來看,此時此刻,形勢的確是嚴峻的,必須仰賴全球中央銀行聯手釋出資金,才有可能協助金融市場的資金重新活絡起來,並讓正常企業的經濟運作不致出現連鎖性反應!

就此來看,各國央行再一次降息、開放資金融通窗口,以及最後釋出外匯存底來挽救各自濱臨破底的市場危機,可能會是下一波的發展趨勢。其中,投資人可能要擔心各國外匯存底的動向,這些被包裹成各國主權基金的資金形式,未來可能是挽救市場的最後一劑猛藥,卻也可能是放鬼出閘,動搖資本主義市場的最後稻草。

一旦國家資金從凍結的外匯存底倉庫裡被拿出來賑災,又或者從美國公債市場流向投資市場,那這將意味著國家主權幽靈與破產資本家的掛勾,世界金融局勢的長期波動恐怕才會更加劇烈。(因為多數投資人並不明白,當貨幣缺乏準備根基---過去是黃金準備,現在是與美元掛鉤時,那種金融市場劇烈晃動的程度,恐怕是無人可以理解與預估的經驗)

就此來看,美國一盤散沙式的眾議員,聯手否決國家干預金融市場,似乎就長遠來看,才是穩定金融秩序的治根藥方---雖然,這劑藥方真的很苦!

王志鈞 台灣資深媒體人
2008/09/30
PS:本系列專欄旨在協助大眾投資人認識當前金融市場的問題,釐清問題焦點,避免受市場情緒、恐慌與媒體不負責任(或毫無建設性)的資訊所左右,俾做出正確、冷靜且理智的判斷。投資最忌諱盲從,希望讀者能透過本系列專欄,自行為自己的投資做出有建設性的決策。

    全站熱搜

    王志鈞 A+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