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旱災與搶水症---解讀全球金融風暴7>

在人類的歷史上,曾經在許多地方鬧過旱災,但卻沒有一次旱災像這次的金融旱象這般嚴重。全球每一個投資人都急於拿回現金,一如天然旱災發生時,大家急著保有救命活水一般。

用全球性的天然旱災,來比喻目前全球金融市場大規模的資金恐慌症,雖然有點引喻不當,但恐怕會是非常貼切的形容方法。因為目前投資人急於拿回現金的恐慌心態,真的一如古代旱災發生時,每個人急於提水桶搶水般的迫切。

許多人對於美國金融紓困案過關後,道瓊工業指數還會暴跌破萬點而感到不解。但如果從全球金融旱災與搶水症來觀察,那麼,這道理就不難理解了。

在金融市場上,現金,一如活水一般,是投資人與企業經營存活的命脈。(沒有投資人投資股票或基金,不是著眼於現金收益?沒有企業老闆辛苦經營,不是為了賺錢吧?)

但如今,國際金融市場出現資金流動性危機,那麼,基於儲水救命的恐慌性考量,大家紛紛想搶回現金,也就會讓原本應該可以平安落幕的美國金融流動性危機,蔓延成更大一波的資金緊縮潮。

這是什麼意思呢?

許多人對美國積極祭出紓困方案的目的,有些誤解,以為這是一場挽救華爾街股市的救市方案。其實不然,布希政府殷殷期盼國會通過的7000億美元紓困案,所要挽救的是「銀行」資金流動性危機,而不是「股市」!

假如銀行被比喻為創造貨幣信用的活水源頭與儲存貨幣之超大水庫的話,那麼,股市則可以被比喻為資金管線末梢的自來水龍頭(或企業能放出水流的根部組織)。

銀行系統透過資金借貸關係創造了貨幣乘數效果,讓銀行資金能夠打入經濟市場的森林體系中,為企業創造經濟生產能力,而最終,這些企業森林也能夠涵養水源,讓股票投資人從投資股票的管道上,取得企業通過工廠營運管理而創造出的現金細流。

這就好像水龍頭每年會流出一點一滴的股利分紅一樣,長期性投資人願意放棄手上的一大桶現金,以交換股票水龍頭每年細水長流般的資金回收。這些細流,最終又會因為民眾存款而回流銀行體系,進一步透過資金貸放而打入企業森林的經濟市場裡,形成一種良性的資金循環。

另外,銀行系統除了可以透過灌溉企業森林的手段,擴張貨幣數量以外,整個銀行體系也能夠被比喻為一座又一座的水庫或水壩,中央銀行通過調整利率的方法,調節整個水壩的收放水閘,讓貨幣擴張效果變大或變小。(利率高時,整體市場的貨幣水位因信用收縮而降低;反之,央行降息時,擴張效果增大而產生貨幣放出效果)

如果這種森林(經濟市場)、水庫(銀行體系)、森林涵養(銀行貸放)與涓涓活水(股票投資利益)的關係,能夠被大眾投資人理解的話,那麼,對於當前混亂的金融、經濟與股票投資市場的亂象,大概也就能有梗概的理解。

由於美國房市崩跌,導致次貸危機發生,拖垮了一些蓋得不牢靠的銀行水庫,這使得部分水庫的資金擴張效果收縮。緊接著,投資人開始害怕水庫儲水功能不佳會影響經濟活動,紛紛賣出股票水龍頭,造成全球性股票市場的股價下跌。

投資人賣出水龍頭,拿回現金水桶後,進一步導致銀行的股價下跌,讓水壩一間一間的倒掉,回過頭來又影響了企業的水源涵養功能,讓政府必須思考解決銀行資金旱象。

但企業森林缺水,讓原本沒賣股票的長期性投資人也恐慌了,回過頭大賣水龍頭而造成股市連續性崩盤,連帶使不少企業大樹都面臨樹倒猢猻散的危機了(猢猻散了,意味著經濟成長趨緩與失業率攀高)。

美國擔心企業森林垮了,只好出手挽救水庫,把壞掉的、放不出水(無法創造貨幣信用)的水壩閘門,一一進行壞帳回收。

原本,這應該是可以根治金融流動性與企業森林旱象的一劑政策藥方,但卻因為全球投資人的信心持續不足,賣股求現金的恐慌搶水風潮未止,而讓股市森林一一慘遭投資人濫砍、濫伐,進一步收縮了正常資金流通的效果(因為森林涵養水源效果沒了)。

沒錯,美國總統布希、財長鮑爾森與聯準會主席伯南奇,是有心想要搶救銀行水庫放不出水的資金緊俏危機,無奈,這項資金紓困工程卻趕不上全球小股民濫砍股票以搶救現金的恐慌風潮。更何況,銀行彼此之間也互不信任,為了保住現金而互不拆借融通呢!

股價跌了,企業的根部萎縮了,導致企業更加需要倚賴銀行系統的資金挹注,這讓7000億美金紓困案與再多全球央行的聯手降息釋金,都救不回滿目瘡痍的企業森林與經濟市場,進一步惡化了投資人擁有股票的信心。

這種銀行水庫、經濟市場與股票根部惡性循環般的緊縮危機,孰以致之呢?有人怪罪於九月間柏南奇政策立場搖擺---一下不救雷曼兄弟,一下又要出手挽救銀行壞帳的猶疑不決態度,讓投資人的信心鬆動,全球投資人螞蟻雄兵般的搶水風潮,讓股市資金大退潮。

當然,早先禿鷹集團配合財經媒體在市場上搧風點火般的空頭言論,也可以算是元兇禍首之一,因為它加劇了小老百姓的恐慌心理,紛紛帶著斧頭到企業森林裡大砍股票而讓空頭作手大賺其錢(媒體自然也賺到了銷售量)。

而在全球政府都開始嚴禁市場放空之後,禿鷹集團是收斂了,但財經媒體恐慌式的看衰經濟市場言論,卻繼續推波助瀾,進一步影響了市場小民的搶水風潮。

投資人需要恐慌般的搶救現金嗎?這答案見仁見智。但就目前現象觀察起來,只要市場上砍樹的人多、種樹的人少(甚至投資人把僅存的現金鎖到保險箱,不再相信銀行存放體系的話),可以肯定的答案是---就算有再多的銀行資金被挹注到市場裡,也挽救不了全球歇斯底里般的搶水熱潮所導致的資金旱象危機。

王志鈞  台灣資深媒體人
2008/10/08

    全站熱搜

    王志鈞 A+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