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市場短線化的憂慮?---解讀全球金融風暴9>

最近去看了一部二輪電影《地心冒險》,這部改編自法國科幻大師儒勒·凡爾納(Jules Verne)寫於1864年的小說,講到地底另有一個世界,男女主角等人從冰島進去,歷經了一番火山熔岩溫度升高、地底航海冒險,以及最後從溫泉口衝回地表的結局,尾聲竟然是從義大利維蘇威火山口衝出來。

從冰島到義大利,從球形地表看來很遠,但從地心看,卻一點都不遠。甚至,冰島到台灣、到美國紐約、到中國上海、香港,以及日本東京與南半球澳洲,應該都不遠吧?因為時序已經拉到2008年的全球化世界了!

來看看全球剛發生什麼地心歷險記吧。

美國的一場房價泡沫化危機,讓市場跌入次貸風暴的地底黑暗世界中。原本可能只是個區域型金融風暴,卻因為美國股市、金融市場與全球各個市場糾結太緊了,拖著大家一起往地心世界去冒險(因為什麼價格都狂跌了!)。

緊接著,投資銀行因為股市崩盤而產生虧損危機,進一步衝擊市場信心。全球投資人以為百年銀行都會倒閉了,還有哪家銀行不倒呢?(因為投資人並分不清投資銀行與商業銀行有何不同)大家紛紛提領現金,重創了銀行、保險體系。

銀行擠兌、保單解約與基金贖回風潮,讓市場資金嚴重枯竭,投資人逃離風暴地心的機會趨於渺茫(因為根據凡爾納的想像,想要逃離地心必須靠蒸發的水柱往上衝出,才能重回地表)。

最後,全球投資人從紅色星期一(10月13日)開始,因為全球央行聯手降息,又宣佈無限量供應美元現金後,現金大水終於重回市場風暴的核心,使得投資人信心大振,全球股市又如搭雲霄飛車般,一口氣以道瓊工業指數狂漲963點的速度,帶領全球股市往高點衝(其實只是回到正常地平表面的價格而已)。

多麼精彩的一場金融風暴歷險記,全球投資人都在一個全球化的金融市場裡,歷經了一場地心風暴。

才沒有多久以前,大家都在猜測:「底部?底部?底部到底會在哪裡呢?」(在信心崩盤的地心黑暗世界中,哪裡會有底部呢?這問題也有點好笑)

在地心的世界裡,南北磁場都逆轉了,正常的技術分析工具與經濟指標都失靈了。沒有人看得準底部,更沒有人看得懂這個前所未見的地心世界---因為世界被拉平了,所以,大家都進入到沒有地理距離的黑暗市場裡!

好了,假如因為全球政府與央行聯手放出資金,暫時挽救了這一場金融市場陷入地心深處的崩盤危機,那麼,全球投資人從這場金融風暴歷險記裡,得到了什麼教訓呢?

我覺得,少之又少。因為多數投資人還是沒有明白為何全球央行聯手釋金能夠紓解這場金融風暴?也沒有搞懂,這一波從「投資銀行」風暴衍生成全球商業銀行與保險體系的崩盤危機,是根結於全球投資人的金融理財知識之匱乏!

整體資金市場原本就不缺錢的,因為從黃金本位制遭到歷史拋棄以後,錢,本來就是透過銀行信用系統擴張出來的,而這個調控器來自於中央銀行機制---這個銀行之上的銀行,正是現代貨幣系統的印鈔機!

---會懷疑中央銀行無力解決金融流動性危機的人,根本不了解全球央行「印製鈔票」的能力。(當然,「印製鈔票」只是個比喻,不是真的如此,現代貨幣的計算都是虛擬化的,央行不必透過印刷機來製造鈔票,但是透過資金融通、調整存款準備率與利率,無形鈔票就如地下湧泉般冒個不停了)

其次,全球投資人的無厘頭,也充分展現在因為看到「投資銀行」倒閉而紛紛將錢從小銀行搬到大銀行,甚至連保險單都解約而拿回現金的怪現象上。這麼做的壞處是,個人的風險保障機制將因保單解約而失靈,而全球商業銀行也會卡在散戶的資金搬離風潮中,無法正常運作。(因為不穩定的存款體系,會影響企業放款機制,造成經濟運轉失靈)

最後,也是最壞的影響是,投資人看到全球各種市場的價格下跌,將會對「長線投資」失去信心,再也不敢將資金放到市場體系中,這會讓投資市場失去重心,使得市場短線投機的風氣更加充斥。

當投資人對「市場價格」最壞只會回到合理價位(地平線),不應該跌到地心深處的信念動搖;或者說,「市場跌深必會反彈」的信念一旦遭到鬆動以後,全球投資市場就會像失去了根部的市場,隨時都會有土石流再度發生。

市場原本就是充斥有「投資」與「投機」兩者類型的人,兩者互為表裡,讓市場能夠活絡(不論是股市、債市、房市、商品市場都是如此的)。但問題是,全球投資人跌到地心並來去一回後,金融理財知識不足的人早已嚇破膽了,誰還敢長線投資呢?

投資人對於資產價格將會有合理支撐的信念破產以後,誰還敢相信一家企業的「內在投資價值」呢?

市場上像巴菲特這樣的理性投資人太少,而一度沉落地心的金融市場會讓市場上一堆小巴菲特嚇到魂飛魄散,當然更別說多數僅為貪圖蠅頭小利而進場投機的升斗小民不得不抱回現金發抖了。

這種趨勢發展下去,未來僅存的投資人必將更重視期貨避險、趨利的操作方式,而讓投資風氣更加短視近利了!

全球投資人如果因為經歷一場金融風暴而對投資失去信心,並對現代理財工具發生恐慌的話,那麼,整個金融市場將陷入短線操作的期貨化危機中—大家只關心市場短期波動價格,而忽視投資行為本身的投資價值。

最讓人感到憂慮的是,當全球央行迫於市場恐慌而開倉賑災,大開資金水庫來救市後,市場貨幣洪水一出,而金融體系並不穩定,市場價格暴起暴落的波動風險,才最讓人憂慮。

另外,資金洪水同樣會讓經濟市場的商品價格波動昇高,未來全球通貨膨脹的危機是否再起,也讓人捏把冷汗。

王志鈞  台灣資深媒體人
2008/10/14

    全站熱搜

    王志鈞 A+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