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美元的曙光---解讀全球金融風暴10>

全球金融市場的憂慮程度,大概已經接近憂鬱症量表上的嚴重程度。如果要說近期市場有稍微樂觀一點的跡象,那或許是,「美元走強」與「油價下跌」,這兩個出乎大家意料的走勢,應該算是一種樂觀徵兆。

雖然,許多人將美元強勢升值與油價重挫,視為資金逃難潮與經濟需求銳減的直接反應。但說來弔詭的是,一堆壞消息所拱出來的最悲觀氣氛,往往可能是逆轉悲觀沙漏的第一粒沙子(雖然一開始大家可能都看不出來)。

此話怎說呢?

投資人也許可以冷靜回想一下,整個世界金融海嘯的問題點是怎麼發生的?最直接的根源是美國房屋市場的泡沫化,而再往前推,則是強勢美元所拱出來的美國本土資金氾濫行情,推升了美國房屋市場的泡沫榮景。

別忘了,美國房屋市場會節節攀升到推倒全球各個市場,是來自於全世界的錢都擺到美國或美元貨幣這個奇特的現象上。長期以來,美國是一個貿易入超與外債赤字嚴重的國家,不但出口與進口呈現入不敷出的失衡局面,國家債務還負債纍纍。

一個沒有賺錢能力的國家,同時又欠債不還的無賴,如何能讓地球村的其他國家還願意把外匯存底,也就是其他國家辛苦賺來的血汗錢,大把大把的輸送往美國,並供美國人擴張信用,反過來購買其他市場所生產的廉價奢侈品呢?

答案很簡單,因為美元是強勢貨幣,美國是全球市場的龍頭老大。更簡單說,因為地球村賭場的莊家老大,就是美國,任何一個想到自由經濟市場裡下注玩百家樂的人,通通都要先兌換美元籌碼,才能恣意的豪賭一番。

每個賭徒要先兌換美元籌碼,才能在全球村裡賺到錢,而賭贏的錢,還得兌換成美元貨幣,才能出場;或者,繼續押注玩下去。

所以,負債累累、毫無生產能力的賭場莊家,只要能維持賭場的生意興隆,就能從籌碼兌換的過程中,享受到金融交易過程中的好處。

美國全體國民選出了一個資本主義強權來擔任全球化賭場的老大哥,所以,大哥手上要拿黑槍(美國是軍火輸出國,也是軍事唯一強權),另一手則要拿籌碼(美元是單一強勢貨幣與各種商品交易的計價標準)。

至於幫美國強權老闆在門口櫃檯協助兌換各國賭徒們的鈔票者,是誰呢?

答案就是惡名昭彰又揮金如土的華爾街金童了!(君只見這些金融駭客能夠坐領高薪,呼風喚雨,卻不見狐假虎威,背後有政治老大哥撐腰嗎?)

但說來有趣的是,華爾街的這場金融派對,卻從近年美元悄悄貶值以後,展開了空頭沙漏的第一粒沙子。美元資金外流向歐元、人民幣,在過去幾年間,高度推升了歐洲與中國兩大經濟體的股市、房市榮景,卻造成了美元的頹勢。

當時大家在錢滾錢的全球多頭榮景擴張過程中,忽略了美元向外輸出而帶來的貶值壓力,最後會造成世紀金融的大災難。如果當時有人有這種前瞻洞見,並減緩美元下跌速度,就不會把全球賭風搞到這麼既深且廣了。

簡單一個比喻,本來賭場莊家只在華爾街開店,因為一手黑槍、一手籌碼的生意可行,華爾街金童便紛紛向外開起上海分店、紐約分店、巴黎分店。其它地球村的國家也如法泡製,比如冰島把整個國家變成對沖基金,英國鼓勵全球人士來倫敦炒地皮,上海股市則大膽的拿北京奧運題材來歡迎全球賭客進門。

(要玩大家一起玩嘛,誰怕誰?)

美元的下跌,反映在去年最激烈,伴隨發生的是油價大幅攀高。別忘了,美元既然是賭場最終的計價籌碼,那麼,美元跌,就代表全球商品價格的大幅上揚。美元與石油就好像翹翹板的兩端,一邊價格變輕了,另一邊就變重了,這樣才能使整個市場的重量維持等重。

(世界是很公平的,除非經濟體透過實質生產力創造了GDP重量,否則,一邊價格下跌,一定代表另一邊價格攀高,如此才能維持整體市場資金同等的份量。因為資金只是泡沫或血液,不是實質生產力。)

油價的攀高,讓人警覺弱勢美元可能會帶來通貨膨脹的壓力,因此,美國聯準會開始踩升息煞車,並要全力逆轉弱勢美元的頹勢。可憐的伯南克,當他從2006年春天自葛林斯潘手中接下連續十四次升息的擔子,並接棒再升息三次到5.25%時,他不知道他自覺正確的政策選擇,卻踩爛了美國房屋市場。

事後來看,對美元貶值與通膨壓力最有前瞻洞見的人,是柏南克,而非葛林斯潘。因為柏南克為抑制通膨而維持高利率長達一年以上,而退休後的葛老,還大費周章寫自傳來宣稱低利率無罪!(葛老沒想過他的低利率政策,正是幫美國老大哥與一干華爾街賭徒印製坐莊籌碼長達十八年的超級印鈔機嗎?)

打亮升息大燈的柏南克,不知道美國莊家上身穿西裝,賭桌下卻只窮到剩一條內褲。他矢言要捍衛市場的公平性,杜絕富人過度投機的歪風,這讓去年春夏之交爆發的次貸風暴,柏南克只選擇用融資方式挹注資金,而非降息。(好了,華爾街賭徒開始怪他動作遲緩了,殷殷期盼柏老降息)

去年九月十八日,柏南克緊急降息了,市場空頭大師諸如末日博士麥嘉華之輩又冷笑說:「沒用啦,美元將持續看貶!」(不論你怎麼做,總有人要冷嘲冷諷一番,而柏南克夾在學理與實務的兩難矛盾,在挽救雷曼兄弟事件上更是鮮明突出)

美國一降息,美股只有短暫性復甦,美元卻一洩如注,讓全世界的熱錢往石油、原物料商品匯集。付出慘痛代價的,卻是地球村裡不玩金錢遊戲卻要忍受高物價的小老百姓。

當多數的觀察家只看到2008年全球多頭景氣逆轉入空頭時,卻沒發現,石油、原物料與原物料國家(新興市場)的多頭行情還如秋老虎般發威,直到雷曼兄弟倒店了,全世界的賭徒才驚覺燈紅酒綠的賭場真的歇業了。

嗚呼哀哉,美元一直跌,油價一直漲,富人還一邊放空股市、一邊炒作商品期貨,害慘了無知又無辜的小老百姓。直到有一天,賭場莊家原形畢露,小老百姓慌了手腳,紛紛贖回基金,讓全球賭市面臨前所未見的擠兌風潮與資金流動性枯竭危機,只好驚動各國政府加印鈔票,來讓瀕臨破產的大小賭客還有錢到賭場玩金錢遊戲。

文章寫得過長,要來講結論了。

如果全球空頭沙漏與金融風暴危機的第一顆沙子是源自於美元貶值與資金在全球流竄惹的禍,那麼,當全世界的資金又逃難回美元貨幣時,應該是意味著一切歸零重來,整個物極必反的投資時鐘又倒轉回來了。

值得留意的是,當全世界的錢都往美國公債移動時,美國人將有更多能力打銷或處理一堆爛帳,而整個金融市場重建的曙光,也漸漸會流露出更多樂觀信息。而慢慢的,全球驚魂未定的金融災民,假以時日後,也會慢慢相信市場最冷的冬天已經過去了,信心也會再度回流投資市場。

誰說賭場關門了呢?全球公債市場門庭若市的盛況,代表金錢遊戲還沒結束呢。
雖然,這一切都得寄希望於強勢美元與美國這個可惡的賭場莊家。但在全球投機化的今天,解鈴還須繫鈴人,這也是賭徒最終無可奈何的選擇。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當金融賭徒,那麼,油價暴跌、全球富人的財產慘遭斷頭與洗牌時,你應該感到老天有眼,萬分高興才對,至少你開車的油錢可以省下不少!

王志鈞  台灣資深媒體人
2008/10/24

    全站熱搜

    王志鈞 A+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