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央行降息的秘密---解讀全球金融風暴12>

自從十月底,全球央行再次聯手大降息後,說也奇怪,全球證券市場忽然有了撥雲見日的好兆頭。先是亞洲股市從十月三十日起漲,歐洲、美國跟進,然後良性的上漲循環便一棒接一棒的花開遍地。

早知如此,何不早點降息呢?

多數投資人可能會認為,早點降息不是就沒有這一切股市連環倒的金融風暴發生了嗎?但問題是,央行到底是為了挽救經濟,還是為了挽救金融市場?還是為了因應股市破底危機而降息的呢?

更何況,全球央行總裁並非首次聯手降息,而已是多次默契下的產物。

所以,問題出在哪裡呢?怎麼前幾次降息無效,最後十月底這一次聯手作多,彷彿開始有效了呢?

傳統上,中央銀行降息是為了降低企業借貸成本,進一步擴張銀行信用放款,以間接刺激工商業生產的方式,帶動經濟復甦成長。通常,銀行降低融資成本後,放款的錢要跑到企業界身上,企業又透過投資、存款、放款、投資的貨幣乘數創造過程,大概需要半年才會產生景氣帶動作用。

理論上,央行不應該為了挽救股市而降息,而是針對經濟市場未來半年的硬著陸危機,試著於此時放緩經濟重挫壓力,並嘗試點火刺激景氣。

如果央行降息真是為了刺激經濟,那麼從全球央行三番兩次的大降息動作,而且從美國、日本兩地的利率都降到歷史低點來看,全球經濟應該確實是壞透了,而且還要壞上大半年,怎麼股市還會漲呢?

問題可能要先把這齣全球央行聯手降息的大動作,精彩重播,慢動作分格拆解回去,才能找到解答。

首先,央行降息如果是為了刺激經濟的話,通常它會付出的代價將是通貨膨脹,因為貨幣的價格變低了,就代表商品的價格即將上揚了。所幸,國際油價在九、十月間的暴跌走勢,為各國央行降息以救經濟鋪平了坦途。

再往前倒帶回溯:日前國際油價會滑落到低點的因素有兩個,一個是全球經濟增長下滑所導致的需求不振;另一個是國際原油市場的計價標準---美元,日前強勁升值,壓抑了油價的上漲壓力。這兩個因素,讓全球物價壓力警報解除,才進一步讓央行有了降息的籌碼。

再往前追溯國際美元走強的主因:全球投資市場大崩壞,國際資金在信心恐慌下,回流美國公債市場,帶動了美元強勁升值。

順便提醒一下當時同步且矛盾的畫面是:在十月間美元強勁升值的過程中,一連串有關美國經濟疲軟不振的壞消息蜂擁而出,不但重創美國股市,歐、亞、新興市場無一倖免。(市況最壞的市場,結果貨幣強勁升值,這不是挺荒謬的嗎?)

這個恐怖且荒謬的畫面插播完後,我們再往前倒帶一下:全球央行首次聯手降息,是為了因應九月底的雷曼兄弟倒閉、AIG集團岌岌可危等金融風暴所重創的金融與股市破底危機。

整齣畫面倒帶完後,我們再順著快轉前進,把九月間的金融機構破產,一直到十月間的股市重挫、油價暴跌、經濟放緩、銀行出現流動性危機、全球央行接二連三降息,而股市、匯市仍雙雙破底的危機串連起來看,其實整幕戲碼的關鍵核心圍繞著什麼呢?

答案是---全球投資人的信心潰堤、恐慌性撤資與資金緊縮的市場流動性危機!

油價的走弱、股價的重挫、消費的緊縮與經濟的趨緩,哪個環節不圍繞著民眾的信心危機呢?

有一句話說:「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在全球化的市場裡,世界擁擠異常,大家都擠在系統性串連起來的金融或經濟市場中,好時大家一起好,壞時大家一起壞,而投資人腦袋秀斗起來時,也是彼此庸人自擾,互相踐踏。

全球民眾投資信心大潰堤,導致股、匯、油價重挫,進一步萎縮經濟成長速度,可說是本次金融大海嘯的最大夢靨與後遺症。

但是,全球經濟是不是真的大衰退了呢?來看看199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歐元之父」羅伯特 ‧蒙代爾(Robert A.Mundell)於十月底的談話。

蒙代爾在韓國首爾的世界領袖論壇上說:「世界經濟不如新聞報導般壞,實質經濟仍未崩塌,最壞時期已過。美國去年首三季增長非常好,其後二季幾乎零增長,即嚴重增長衰退。」

蒙代爾認為,這次歐美經濟放緩的模式與2002年相似,「那時美國先行(放緩),歐洲約在 8個月後追隨。我們現在遇上相同模式,美國目前處於復甦階段,而歐洲在倒退,導致匯率大幅波動。」

雖然,一般認為蒙代爾高估了美國第三季的GDP表現,因為他認為還會有2%正成長,而實際公佈的數字為負成長0.3%。但投資人別忘了,因為經濟基期的差異,去年第四季美國GDP放緩至-0.2%,基期較低,這將有利美國08年第四季GDP的止穩。

經濟指標與金融數據原本各有其專業的意涵,有賴專業人士的解讀,但是在一個大眾平庸化的投資市場裡,政客、投機客、投機銀行家、股市炒手、兩光的媒體記者,外加一群專業能力不佳的大眾投資人,玩出了一個2008年動盪不安的金融環境,倒也是別開生面之事。

五十年後的人看今天,就好像今日各國央行總裁看大眾投資人的異常表現,會覺得:「怎麼大家恐慌成這樣啊?經濟本來不糟糕,也變糟糕了呀!」

全球央行聯手大降息的秘密,說穿了,只不過是為了安撫投資人的信心,以避免投資人的悲觀會形成自我預言式的經濟衰退趨勢。

全球經濟環境有這麼糟嗎?這個問題的解答,到明年第一季前就會明朗了,因為屆時只要有通貨膨脹的跡象,部分國家又將利率水位調回正常水準時,就可以證明,此時全球央行降息不過是挽救信心危機的霹靂手段,而非經濟壞到黯淡無光(否則為何都習慣性趕在股市開盤前降息呢?)。

不過投資人一向是健忘的,只要股市會漲,誰還管通貨膨脹呢?如果(此時還只是如果,還沒成真),全球央行總裁也隨著平庸且短視的大眾投資人起舞,這倒是滿令人擔憂的貨幣政策發展態勢。

王志鈞  台灣資深媒體人
2008/11/03

    全站熱搜

    王志鈞 A+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