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你錯了!---解讀全球金融風暴15>

「景氣的問題比大家所想的還再壞上三倍!」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的這一席話,在耶誕節前祭出,震撼了經濟市場。

但此話說了七天以上,卻不見有人告訴郭董事長:「您錯了,您的公開談話大有問題。」因為沒人說,只好由我這個小部落客來給大企業家上這一堂語病課。

郭董事長哪裡錯了呢?

第一、郭先生不是「大家」,怎知「大家」所想的景氣狀況是怎樣呢?

第二、郭先生不是「經濟學家」或「財經趨勢專家」,怎知真正的經濟景氣有多壞呢?

第三、景氣比大家想像的還要「壞上三倍」,「三倍」是很具體的一個數字,但是,「壞」的比較基礎何在?郭先生似乎付之闕如,沒有具體數字說明景氣糟糕的樣子。

以上三點,是我認為郭董事長的話中有「病」,而且「病」得不輕。

當然,愛護郭董的人也可以向我嗆聲、辯論說:

第一、子非郭董,安知郭董不知大家所想的景氣狀況是如何呢?

第二、郭先生是大企業家,鴻海集團董事長辦公室所掌握的景氣狀況,當然強過萬千象牙塔裡的經濟學者、財經專家,或類似你這樣的蛋頭部落客。

第三、壞,當然有所「本」,只是這個「本」,是鴻海集團的業務機密,不可說!不可說也!

好,如果要來辯論,那大家就來學學莊子,好好辯論一回。

首先,郭董是大企業家,「大家」或可指一般平民百姓或受薪階層。大企業家站得高、看得遠,所以,郭董或許可以有憑有據的說:「景氣比你們這些死老百姓想得還糟三倍!」

但問題是,就我死老百姓的觀點看,這是百年難的一見的金融大海嘯,造成的經濟衝擊直逼1930年代的全球大蕭條。這幾乎是多數「大家」(或說報章雜誌)的common senses。如果景氣還要糟上三倍,是不是意味著這是三百年來首見的大災難呢?現代經濟市場若從1776年亞當˙史密斯寫出《國富論》起算,也才二百多年。難不成,現代經濟市場或資本主義就此摧枯拉朽,壽終正寢乎?

其次,郭董是大企業家,當然可以有更多的電話線直通歐美大廠的訂單上游,並更直接掌握到全球景氣狀況。但是,郭董的電話線感受到「不妙!訂單大幅萎縮!」跟「景氣比大家想的壞三倍」,有何邏輯關係呢?這當中是不是犯了過度推論的毛病呢?

「大家」不是郭董,當然不知道郭董所代表的鴻海集團面臨到怎樣的經營困境。但同樣的,郭董也不是「大家」,如何不知「大家」感受不到景氣壞壞壞,連三壞呢?(失業者都要燒炭自殺了,再壞還能比餓肚子壞嗎?)

郭董不是「大家」,沒必要代「大家」猜測景氣要糟上幾倍。同樣的,「大家」不是郭董,沒法知道郭董的經營困局。所以,郭董若要據實以告景氣狀況,則平鋪直敘就好,何必把自我放大,甚至有恐嚇「大家」之嫌呢?

郭董若要讓更多市場投資人知道有關鴻海集團所觀察到的景氣慘狀,則正確的陳述應該是:「鴻海集團的接單狀況與所掌握的景氣訊息,比大家想像的壞上三倍!」或說:「景氣比我想像得壞上三倍!」

這樣的陳述就合乎邏輯了。

最後,郭董所謂的「壞」,到底有多壞?他沒說,沒人知道。但是,從鴻海集團大動作的裁員減薪動作來看,由果推因,觀察得出鴻海集團確實面臨緊張的經營壓力。

企業要裁員減薪,以降低人事成本,並無不可。但是,企業要為裁員尋找正當化或合理化的經濟理由,並因此大聲張揚「景氣的問題比大家所想的還再壞上三倍」,這就讓人不得不聯想起《郭語錄》第75條所說:「成功的人找方法,失敗的人找理由」了。

如果坊間流傳的《郭語錄》,確實代表郭董的經營哲學的話,那麼,日前郭董的那一席「景氣壞三倍」之話,就讓我有點不太認識起郭董了。

《郭語錄》第81條有言:「企業沒有景氣問題,只有能力問題。」那麼,景氣壞三倍,是否意味著鴻海集團的經營能力也連降三級了呢?

《郭語錄》第50條說:「大象會跳舞不是四肢減重了,而是頭腦靈活,方向走對了。」那麼請問郭董,鴻海大象確實進行人事減重了,但鴻海靈活的頭腦除了裁員減薪、新陳代謝以外,還包括哪些高明策略呢?是否能快快告訴股東大家們?

去年此時,鴻海集團在年終尾牙高掛的企業門聯是:「爭權奪利是好漢,開疆闢土真英雄。」昔日的楊柳依依,今日的雨雪霏霏,鴻海集團的經營方針在時移勢轉下,似也已改為:「裁員減薪是好漢,新陳代謝真英雄。」

我無意批評鴻海集團的裁員減薪之舉。企業基於營運獲利與對股東負責任的態度,因應時局以調整經營方針,無可厚非。但非要拿「景氣壞三倍」來為集團內部的減薪裁員舉動祭旗嗎?非要讓大家對景氣戰慄不已嗎?

企業家,拿出點經營良心吧!

王志鈞  台灣資深媒體人
2008/12/27

    全站熱搜

    王志鈞 A+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