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價的迷思>

近日新聞話題都圍繞著高房價打轉,也圍繞著政府政策該如何打房的議題上走。但我想提出的省思是---一個台北市的高房價,或者北台灣高房價,為何會衍生成全台灣高房價的問題呢?

我覺得,活在台灣,一個很扭曲的現象是,全台灣的新聞議題都跟著台北走,但台北的問題,並非全台灣的問題,為何要把台北市的高房價問題,擴大為全台灣的高房價問題呢?

我提出這樣的論述,意思是想告訴更多的讀者,不管政府如何打房,台北市的房價還是會繼續漲,全台灣的房價還是會繼續跌。媒體過度去報導台灣高房價問題,只會讓更多沒有買屋需求的人,迫於壓力與恐慌,跳進去買不需要的房子,這只會成全了建商,卻不會對全民有利。

我希望有更多人跳開房市的多空辯論,更加去審視台灣高房價的問題,不是資金充裕、熱錢太多與有錢人炒作房價的問題,而是台灣的都市發展政策有問題,導致行政資源過度集中北台灣(其實只是台北市),並造成其它縣市的居住品質落後於北台灣。

一個居住環境較好的城市,當然具有高房價的理由,這是政府努力打房,也打不下的問題。

一個居住環境不好,沒有便利的捷運、公共運輸系統、就業資源與商業條件的區域,當然沒有辦法帶動高房價的發生。

房價的問題是一個市場機制問題,我個人並不認為,利用政策的干預手段,能為自由開放市場帶來多少價格抑制的效果。即使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如何點名批判建商炒作房價,但只要台北市的房屋供給小於需求,房價肯定還是會漲!漲!漲!

過多去辯論房價的多空問題,其實只是模糊了問題的焦點。

舉我身邊兩個例子來說,有位朋友屬於房地產投資客,他去年春天就告訴我,要趁金融海嘯的時機大進貨,好好在北市投資一些廉價房屋,因此,他在內湖地區投資了不少房地產。但今年春天他告訴我,一年下來,雖然北市房地產出現V型反轉,但他根本沒賺到多少價差,頂多賺一成而已,但是資金積壓的成本,卻讓他喘不過氣來。

第二個例子,是一位好朋友近日拼命詢問我北市哪裡還有房子會漲,他也準備進場投資。雖然我拼命告訴他,即使房市偏多,但投資客不一定有利可圖,他仍然搬出一堆理由告訴我,學者說房價會跌,可是沒跌呀,如果我現在不買房子,未來肯定會更貴,即使我已經有房子了,但多投資一間也沒差,最壞狀況,只是自己住而已。

這兩個例子說明:第一、房市偏多,不代表投資客有利可圖;第二、過多的探討高房價,只會刺激買客進場、擴大需求,這對平抑房價,一點用處都沒有。

我個人一向反對媒體過度炒作房市新聞,更反對房地產新聞的多空辯論,因為這只會帶動不懂房市投資為何物的投資客,繼續進場擴大房市需求,並讓房價延後崩盤而已。

即使有學者願意擔任房市空頭總司令,我也很懷疑他是不是在為建商辦黑臉,讓房市看空論不斷被市場否定,以造成房市全面偏多,然後拉出極高價的末升段,讓地產商一次出貨完畢!

真的,我真的很懷疑媒體炒作高房價的居心是很有問題的,包括那些扮多頭、扮空頭角色的演員型專家,都是在為建商拉高房價出貨而推波助瀾。

我要再次說明清楚的是,在台灣城鄉差距、南北資源分配沒改善的現狀下,台北市房價是一面倒的偏多,根本沒有空頭問題,空頭學者的論述是很有疑義的,這只會助漲投資需求,沒有任何平抑房價貢獻。

再者,北市房價偏多,並不代表投資客有利可圖,因為投資房屋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這從近年在媒體上非常出名的購屋天王、天后,都在積極出清手上的餘屋,可見一斑。不懂房地產投資的人,只看到房地產漲,就貿然進場囤屋,是很愚蠢的行徑,因為你將看不到房屋以合理價格出租的利潤空間。

三者,高房價問題只出現在北台灣,並沒有衍生到全台灣,媒體過度炒作高房價,只會讓沒有買屋需求的人,擔心房價上漲而提前購買他不需要的餘屋。成全的都是亂蓋房子的建商,犧牲的將是買屋養蚊的老百姓!

最後,政府積極鼓勵建商在郊區推出平價房屋,也是很荒謬的政策。在又冷、又濕、交通不方便與鳥不生蛋的地方蓋房子,又鼓勵窮人入住,這不是害死窮人,並讓建商大規模造鎮賺飽銀子嗎?正確的做法,應是由政府出面,在台北市的首善之區推出平價國宅與青年住宅,才有辦法擴大供給、壓抑需求;或者,政府補助北市租屋的房客一定租金,讓中產階級多租屋、少買房,這才會具有平抑高房價的效果。

我的結論是,高房價的問題是很複雜的,一些似是而非的言論,只會讓政策美了建商、卻苦了老百姓。而且,市場的機制,是沒有辦法用政策喊話或抽緊銀根來壓抑的,只有在高房價地區擴大房屋供給、減少房屋需求,才有辦法平抑北市房價。

把北市高房價問題,擴大為全台灣房屋都要漲,是很愚蠢的行徑,希望新聞媒體拿出道德良知,別為了房地產廣告銀彈而配合炒作新聞,或鼓勵中產階級移民到又濕、又冷、交通又不便利的地方。

真的,有智之士真的要多拿出良心,別誘拐窮人的錢去貼補財團型建商的荷包!

王志鈞 台灣財經作家
2010/04/25

    全站熱搜

    王志鈞 A+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