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社會的微小力量---我對黑心油的省思2>

只要每一個人都堅守崗位、認真工作,這個社會就會更好。」這是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曾說過的話。

很多年前,我在電視上看到他說這段話,深受感動,因此默默投入了改變社會的工作。

我是一個自由工作者,也是一個部落客,當然也是寫書超過二十本以上的財經、職場作家。但在此之前,我也只不過是一個平凡的新聞工作者,在自己的工作岡位上堅守新聞報導的職責。

但曾幾何時,台灣的新聞媒體出現了過度迎合發行量或收視率而走向腥羶色或譁眾取寵的風氣。緊接著,全球經濟不景氣,各國政府調降利率、猛印鈔票來挽救市場,造成低利率與微利時代的到來。

企業獲利下降,報紙、雜誌亦然,因此廣告置入性行銷橫行,中立客觀或利益超然的新聞報導,也就成了絕響。

我大約在十年前離開新聞工作崗位,開始以部落格寫作做為公益志業,而我努力一直撰寫的方針,就是教導人們如何用正確的方法和手段來賺錢。同時,我也致力進行財富教育,希望更多人能用有機、健康的心態來賺取家庭財富,而不要迷思於不當的金錢遊戲中。

我並非道德偉人,可以立志當志工來改變社會。我會這麼做,純粹是因為家母當時陷入一樁假借宗教之名的電話詐騙案件之中,而我深受其害,感覺到當整個社會陷入道德破產危機時,會如何產生重大傷害而希望改變社會風氣。

我當時對電話詐騙案件橫行而感到氣憤的一點是,當你電話報案了,警察卻無法受理,並且搖頭告知這種案件是受害人甘心受騙、匯錢,加害人卻在電話轉來轉去的另一頭而束手無策時,你會對政府無法保護善良百姓而感到灰心失望。

警方當時的說法是,警方科技並無法找出電話詐騙案件的元凶禍首,只能要求我勸誡我媽媽別再甘願上當。

但家母當時鬼迷心竅,完全無法理會旁人勸誡,只能不斷毫無理性地沉淪在匯錢、希望破滅、再匯錢、再希望幻滅而不斷匯錢的恐怖陷阱中。

我整整花了八年,才讓家母脫離受騙噩夢,徹底戒除掉這種不知受騙的恍惚精神狀態中。

讀者諸君,您看我寫出這段經過宛如雲淡風輕,甚至會覺得不可思議。但問題的關鍵不是家母的愚痴,而是電話詐騙的可怕,電話那一頭假扮道德聖人或好人的宗教惡棍,打出要協助一般大眾走出貧困的幌子,要求家母不斷匯出功德金來改變業障時,那種口若懸河的洗腦能力,才是最可惡的騙子。

當時我年輕氣盛,不斷和電話另一頭的騙子對罵,卻讓家母更感覺兒子不孝、企圖斷她財路。家母甚至揚言要和我斷絕親子關係,為的就是要我相信她正走上一條能快速改變全家人命運的致富捷徑。

在那一段親子關係幾近崩壞,家母也陷入全部親友和鄰居的交相責罵中的愁雲慘霧中。但最後卻選擇了轉念,並開啟了我另一段的人生。

當時我辭掉了工作,付出了龐大的金錢代價來彌補家母受騙後所留下的債務黑洞。

但人生最可怕的地方,並不是還債或解決問題,而是債務像個無底洞、問題像個深邃的黑洞一般,我不斷還債、解決家庭問題,但家母卻不斷受到詐騙集團的蠱惑,不斷將僅剩的現金流向遙遠、不知電話那頭在何方的非法帳戶中……。

如果你是我,你一定會有一種「騙子有權能拐騙,孤兒無力可回天」的無奈心情。這種心情,一定就像你看到食安風暴一直引爆,政府機關卻束手無策,只能要求業者能拿出良心來自清一樣無奈。

十年後,已經走出家庭詐騙受害風暴的我,看到近年屢屢爆發的食安風暴,終於讓我忍不住想寫一本書,想分享我們應該如何改變無良社會的方法。

我當時就是在那一種深沉的無奈中,體會到解決社會問題的最大藥方,其實是社會上微小的力量:只要每一個人都願意改變自己,走向善良的道路上,這個社會的無良風氣就會被改變,在潛移默化中,慢慢走向良性的循環。

我在面對家母被騙與社會存在巨大詐騙風氣的過程中,我體會到的道理其實很簡單,那就是面對家庭或社會出現了癌症,根治之道並非割除毒瘤,而是改變生活態度,以正面的心態來和癌症共處。

很多癌症病患之所以能存活多年,其實往往是改變生活形態,提高自身的免疫能力,最後達到百毒不侵,病毒或惡瘤再也無法影響身體健康所致。

我當時面對家母的金錢沉淪,在無奈與沉痛之餘,也只能選擇最笨的一種戰略方針,那就是不與家母的愚痴腦袋對抗,也不再憤怨地對天指責社會的黑暗,而是以一種默默撿垃圾、默默改變社會風氣的方法來根治詐騙。

十年前最痛苦的那一年,我曾在一個夏天來了一趟台灣的花東之旅。我徒步用腳,一個人行腳花蓮到台東的花東縱谷,並在瑞穗往鶴岡的北回歸線上,坐著仰望西邊雲海繚繞的玉山山脈,終於體悟到一點,原來讓我痛苦不堪的西海岸,曾經也是如此無染的清淨自然。

「如果要讓環境、社會回到有良、健康的狀態,得要有人到海邊去把垃圾撿起來吧!」我當時體悟到的就是這一點,也開始身體力行地致力公益行動將近十年。

台灣這個社會的心靈道德或許正在崩壞,但是只要我們努力改變自己,也改變他人,那麼,十年、二十年之後,別人的母親就不會輕易受到金融的利益所蠱惑,輕易走上被騙或騙人的邪惡行為中。

我不斷在想,如果在十幾、二十年前,有人給我母親,或者詐騙我母親的那一群騙子,一些正確的金錢教育和人生財富觀念,那麼,社會的集體詐騙案件會不會減少很多呢?

在我開始進行財富教育的過程中,美國在2008年發生了金融海嘯,全球金融市場也從不當的財務擴張,進入了去槓桿化的蕭條、沉寂年代。

在錢越來越難賺的市場困境下,企業經營更加走向Cost-down、廉價競爭與微利的氛圍,也是必然趨勢。在降低成本、惡性削價競爭下,企業經營者或高階主管為了擠出利潤而想方設法地幫企業解套,就會開始出現企業以飼料油混充食用油、以餿水油替代豬油的荒唐行為,而最終讓整個社會付出了龐大的食安代價。

從經濟學角度看,成熟市場必然走向去暴利化的微利經營。但微利競爭並不代表我們可以把道德資本也賠進去,用違法、或用不道德的手段來創造獲利。

在健康的經濟體中,微利競爭不會變成黑心競爭,因為當利潤低到無法獲利時,營運效率不佳的企業會退出市場,並讓存活者能享受到利潤恢復合理、不致造成虧損的價格秩序中。

但問題是,一旦有企業開始採取無良行為,用了非法的廉價成本來與有良企業競爭,這就會讓經濟自由市場的價格調節機能失效,並讓利潤流向最能省錢的企業口袋中。

這種利潤來自於非法原料、來自於違法詐騙的獲利企業,你能接受嗎?

廣大的消費大眾當然不能接受。但只要企業界的詐騙勾當沒被揭發以前,無良的大老闆就能繼續開名車、住豪宅,搭著私人飛機巡旅他的企業王國,繼續過著他的富豪人生。

黑道詐騙固然可怕,但衣冠楚楚的白道式詐騙,更令人痛心疾首!

面對這樣一種白道斂財的風氣,我們可以選擇氣憤,也可以選擇默默忍耐,但我的建議是,我們需要一種更為溫柔的革命,用一種緩慢卻有效的方法來根治社會風氣。

只要每一個人堅持做好自己,這個社會自然會變好。我們需要的不是謾罵和指責,需要的是林懷民所說的:「每一個堅守崗位認真工作的台灣人都是英雄。 」

台灣社會需要更多人變成無名英雄,更多人學習在微利時代中,抬頭挺胸、光明正大地賺取正當的血汗錢,並從此跟無良企業說再見!


問題省思2:面對不良的社會風氣,你是要選擇沉默?還是要站出來改變?

解決藥方2:每一個人只要以身作則做好自己,願意挺身拒絕發生在身邊的無良行為,這個世界自然會更好。

王志鈞 財經作家

2014/11/12

王志鈞,台灣台北人,現職為財經作家與自由撰稿員。致力深耕台灣家庭理財教育近十年,關心生命教育、公益活動與提升年輕人職場競爭力。興趣為寫作、演講和臺灣史研究。

 

    全站熱搜

    王志鈞 A+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