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我?

我是一張臉?一個身體?一個能動的手或腳?

我們對自我的探索,其實從優幼兒時期就開始了,而後到青少年期又經歷一次突破性的自我成長。

如果說嬰幼兒時期是在body上面探索自我,青少年時期則開始去探索各種想做的事情,以及體驗各種不同的五感經驗。

我們的自我好奇心,從對身體的探索,開始轉向身體之外。

我們開始冒險、旅遊、讀書、搞怪、夢想,我們的自我想要認識世界,並企圖創造世界。

***

但等到長大進入社會,我們對人生的夢想與激情開始與世界拔河。有的人拔贏了,活在正向樂觀的世界裡;有的人拔輸了,開始蝸居在生活的角落。

但不管是成功或挫敗的人生,當人生經歷了這麼多時間旅程中的探索之後,我們真的搞懂了「我是誰」了嗎?

對多數人來說,終其一生,都搞不清楚「我是誰」?

***

而「我是誰」,有這麼重要嗎?

其實,它可以重要,也可以不重要。

重要是因為,「我」是生命存續的主體,人因有「我」而有「執念」,「執念」則是我們這個生命體回應世界的方式。

如果我們不清楚自己的「執念」,就不可能明白我們是以何種方式或模式在體驗生命。

這裡的「執念」,並無負面意涵;一如「我」,也無負面的自我、自私或妄念之指涉。

事實上,「我」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我們有「執念」。

所謂「執念」,說穿了也只是腦神經迴路對身體五感感受的各種記憶,從觸感、冷感、熱感、痛感,到對五彩顏色、高低頻聲波的感受,以至於語言、文字和對不同人、事、物的情緒變化之記憶。

我們通過這些從嬰幼兒、童年、青少年到成年的各種體驗記憶,形成了一連串回應外在世界的方式或模式。這個模式,可以被稱之為「執念」,也可說是自我組成的來源。

所以,如果我們的人生備感痛苦,關鍵的因素不是外在撞向我們的世界有多倒楣,而是我們回應這些外在世界的方式或模式,可能是有問題的,就好像我們作為一個棒球員,我們的揮棒能力有問題,因此我們始終打不好人生這一場球。

***

人生就好比有個「自我」,站在本壘板上,開始回應世界丟給我們的一顆又一顆好球、壞球、直球、變化球等等,但我們回應這些球的方式,構成了我們能否擊出安打,奔向一壘、二壘、三壘,甚至直接跑回到本壘得分。

***

「我是誰」,之所以重要,是因為我們想在人生的賽局裡,打好這一場球。

但「我是誰」也可以不重要,是因為人生未必是一場球賽,我們不一定要用追尋更好的人生的態度,去調整自我、揮出好球,只要好好揮棒就好。

***

本文未完,【閱讀全文請按此

歡迎100元/月訂閱

打造A+人生 ----- Solon的香草天空與教練服務

王志鈞  高頻思維教練

延伸閱讀

[沒有什麼叫運氣不好]

[人生如果是一盤棋,最佳勝負手是什麼?]

    全站熱搜

    王志鈞 A+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